歡迎訪問社科院經濟所所史網站
您目前的位置:本網首頁>所之回憶

張安沭、王風范:許滌新:愿國家民族滌舊創新

作者:張安沭、王風范
來源: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微信公眾號
內容字號調整:      文字顏色:      打印內容      瀏覽次數:1618

20190807-6.jpg

  1949年11月的一個早晨,寒意漸起的復旦校園里,一位清瘦硬朗的中年男子正在講臺上朗聲講解《資本論》,臺下是新中國招收培養的第一屆經濟學研究生。而那清瘦的中年人,正是時任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的許滌新。在他任職期間,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先后培養了三屆研究生,這些人畢業后,大多成為了新中國第一批著名教授、經濟學家和國家機關的主要領導干部,為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事業的發展掀起燎原之火。而最初的星火,在復旦的校園里生發,在他朗聲講授的課堂上點亮微光。他為復旦經濟學的發展建設譜寫了最開始的小節,他博學務實、深刻嚴謹的治學態度鐫刻在復旦的立?;?。

  許滌新,原名許聲聞,后改名許滌新,取滌舊創新之意。他看到武裝到牙齒、殘暴無人性的日本帝國主義無條件投降,也看到了企圖破壞民主革命勝利的蔣介石政權土崩瓦解,更見證了中國人民翻身做主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屹立于世界東方再到實行改革開放,國家社會經濟迅速發展的全過程。他的前半生和中國近代反帝反封建革命歷史緊密相連,后半生積極獻身于中國經濟發展建設。他是革命家與理論家的熔合,踐行著理論和實踐的統一。他雖自稱“一名大時代的小兵”,但實則是一位中國經濟改革和經濟思想上的闖將。


  激蕩的人生觀


  許滌新回憶“我出生在一個國運衰落的年代和一個艱難貧苦的家庭”。

  他出生于一個教師家庭,從小家庭生活落魄,他的父親崇拜孔孟之道,但又接受了康梁的資產階級改良主義影響,他的父親羞于國恥但又被家庭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只得把希望寄托于兒子身上。家境雖貧,但父親卻支撐他一路求學,在父親的嚴格要求下,他學習優異,傳統儒家文學和歷史教育兩者并重。

  年幼的許滌新從中華書局出版歷史課本上,漸漸地了解到了中國遭受的苦難和國恥,“鴉片戰爭、英法聯軍、甲午戰爭直到八國聯軍,帝國主義的強盜們不但屠殺了中國人民,不但搶割了中國的土地……”

  當五四運動的巨浪沖到粵東一個窮鄉僻壤的小鎮上,僅僅不過十三歲的許滌新和他的同學們舉著寫有“抵制日貨”的旗子,去查繳奸商的貨物?!皩τ谥袊翁幦?,我們當然想不出什么辦法,只是覺得心里沉重?!?/span>

  千年故國今誰主?當年的中國,貧苦落后,滿目瘡痍,軍閥混戰,四分五裂。對國家命運的擔憂,使得青年時期的許滌新更加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改變中國現狀的道路和方法。在潛心研讀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和《建國方略》后,他的思想變得開放民主,不再被康梁的資產階級改良派思路所限制,認識到了國家圖謀變強真正需要的是革命。同年,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到了他的手上,讀了幾遍后,他放不下手里這本薄薄的小冊子。他在心中不斷反問自己“《三民主義》提出把全國按姓氏組織聯族,這難道不是在搞封建主義嗎?‘平均地權’不是在保護地主對土地的所有權嗎?”

  讀了幾遍《共產黨宣言》之后,許滌新對于三民主義的信仰就動搖了。1925年秋,他在汕頭加入了中國共青團,正式樹立起了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在中山大學讀書的時候,他的信仰就曾受到質疑和挑戰,他的摯友郭篤士將他叫到鐘樓前談話,警告他說“揭陽中學進中大的同學都是信三民主義的,只有你一人相信共產主義。斗爭是那么尖銳,你要不要命?無論如何,馬克思主義絕不適合中國國情”。但許滌新沒有絲毫畏懼,轉身離去,一言不發,堅守了自己的信念。

  在思想的激流中,他漸漸樹立起了馬克思主義的信仰,他跨越思想的泥沼灘涂,成為一名腳踏實地的馬克思主義者。在此后風狂雪峭的六十三年里,許滌新對馬克思主義矢志不渝,無論遇到什么艱苦的環境,遭受到什么質疑與動蕩,他始終踐行馬克思主義,做一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探索者和開拓者。

20190807-7.jpg

圖:許滌新先生肖像

  革命路上多磨難

  許滌新的革命斗爭之路,走得很難,他的命運隨著革命斗爭的跌宕沉浮,幾次困于危險甚至是徘徊于犧牲的邊緣。

  蔣介石于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屠殺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和革命群眾,發動震驚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廣東當權的國民黨反動派在4月15日把中山大學團團圍住,沖進宿舍抓人,其中指名道姓要抓一位洪倫修就是許滌新曾今的室友。當時在中山大學讀書的許滌新也是一名共青團員,雖然當時他的身份尚未暴露,但同樣陷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4月15日凌晨,國民黨的士兵把他從宿舍床上揪起,質問道“是不是洪倫修?”許滌新回答:“我姓許不姓洪”。當時他的宿舍還有其他兩位共青團員都為許滌新證明,國民黨士兵才放開許滌新,匆匆忙忙去其他宿舍抓人。一場致命的風波剛剛平息,許滌新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逃跑,他馬上潛到隔壁臥室,想要通知其他同志轉移,但不幸的是國民黨反動派搶先一步,抓走了隔壁的兩位同志,而許滌新卻只能隔著玻璃而無奈。

  許滌新偶然逃過了四·一二,第二次他恰巧在同學家吃飯不在中大,又一次偶然逃脫了國民黨軍隊對他的搜捕。他自知無法繼續留在中大,那個年代有不少人出賣自己的信仰求得生存,但許滌新選擇了堅守,當然也不得不開始逃亡。許滌新自己后來這樣感慨“在大風大浪波濤起伏的中國,人們也在經受考驗;有的人背叛革命,有的人卻在白色恐怖中繼續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這真是大浪淘沙!”

  1935年2月,許滌新陷入了第二次生命危機。當時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遭到第三次嚴重破壞,因叛徒告密,他在上海被國民黨逮捕,關進蘇州陸軍監獄,受盡了嚴刑拷打。在“獄不通風”的監獄之中,他與外界完全斷絕了訊息“(在獄中)不但看不到報紙,而且看報紙被定為犯罪。無論是‘七七抗戰’還是‘八一三抗戰’,我和難友們都一無所知”。面對殘酷的國民黨反動派與監獄封鎖,他揮毫落紙成詩篇,抒發樂觀積極的心態,表達生命不息,抗爭不止的志向,堅信革命勝利就在前方:


獄中詩

團結如磐石,怒目對獄吏,

斗志似火流,獄底不知秋。

軍棍與鐐銬,一一上身來。

最后勝利在,有誰感悲哀?

(1936年于獄中)


菩薩蠻

    鐵流滾滾西征去,姑蘇城外幽黑處。

窗外月如鉤,心濤萬里流。    

春雷震獄底,獄底無秋意。

壯志豈能囚,抗爭不罷休。

    (1936年于獄中)


  即便是在如此艱苦卓絕、信息封閉的環境之中,他依舊志向堅定如磐石,筆耕不輟,寫出了《戰時中國經濟輪廓》、《中國經濟的道路》、《現代中國經濟教程》等著作。直至1937年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國民黨被迫釋放政治犯,許滌新才重獲自由。

  面對人生中的挫折與苦難,能做到像他這樣充滿風趣的樂觀情緒,抱著對革命必勝信念的人是比較少的。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許滌新被“打倒”,關進了“牛棚”。他和30年前在蘇州陸軍監獄里一樣,不廢讀書,重讀《資本論》,寫下四十萬字的讀書筆記。有人問他:“身為囚徒,生死未卜,怎能專心讀書?”,他詼諧地回答道“監獄是人間地獄,也是讀書的好地方”,他曠達樂觀地接著說:“夜深人靜,煮紅茶,讀馬列,是人生一大快慰?!币幻麍远ǖ墓伯a黨人的雄心壯志,國民黨的班房囚不住,“文革”的牛棚困不了。許滌新抱著真理必勝的信念,他雖然雙鬢染上了斑駁秋霜,但是依然昂首挺胸,望著眼前沉重的黑暗,堅信邪惡終究會被洗濯干凈。他對那些反動派說“你們用牛棚囚禁我,我卻把它變成書房、研究室,自由馳騁思想的天地?!?/span>

20190807-8.jpg

圖:1949年上海解放初期,許滌新同志(右)與馬純古同志攝于南京路的一家照相館

  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

  許滌新不僅是一位享譽國內外的經濟家,也是一位身體力行的革命家。許滌新對我國經濟理論最大的貢獻,在于他孜孜不倦地探索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中國化的道路。其代表作是他傾注了畢生精力的《廣義政治經濟學》,這是一部被經濟學界譽為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中國化的扛鼎之作。

  這部作品的初版三卷寫就于建國初期,在他的作品里,歷數“左”傾路線對中國經濟的破壞,批判辯證的思想花火俯拾即是。他認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背景之下,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必須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在50年代末他提出“必須利用資產階級的手,搞社會主義,建設共產主義”。

  在那個“只爭朝夕”、“跑步進入社會主義”、狂熱蠻干的年代里,他認為“不能忽視社會主義經濟規律的客觀必然性,而孤立地強調人們的自由意志”“平均主義是主觀主義的一種形態,它抹殺了生產關系必須適應生產力的規律,抹殺了按勞分配的原則和等價交換的規律”,“只有正確運用價值規律才能做好安排工作”這些前衛的思想閃爍著真知的光芒,極具預見性的看到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方向,但是和當時的經濟建設方式顯得格格不入。

  1978年“四人幫”垮臺,十年文革結束,許滌新欣喜、興奮、激動,他恨不得把攢了十年的勁,一股腦撲到追尋真理的征程之上。1980年8月4日老經濟學家王學文口授了一封給許滌新的信,王學文感到有必要成立《資本論》的全國研究會,但他身體狀況不佳,希望由許滌新主持工作把這個重擔挑起來。

  老先生身上那份共產黨人的崇高使命感,讓許滌新深受感動,于是他把成立《資本論》研究會的安排擠上了本就密密麻麻的日程。在許滌新的倡議與推動之下,1982年12月他正式創辦并領導了《資本論》研究會,使得馬克思科學的經濟理論重新在中國學界的土地上扎下了根,在許滌新等中國經濟學家的努力之下,馬克思主義的真理之燈在撥開黑暗后長明。

20190807-9.jpg

圖:許滌新同志主編書籍

  隨著我們的經濟改革逐步深入,中國很多地區開始大規模建設工廠,擴大生產,提高產能,在地區經濟建設的過程中,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成為了對立雙方,一些經濟發展方式對我們生態環境的破壞非常嚴重。許滌新再一次先于大多數人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開始為生態環境保護大聲疾呼,經濟建設的春風吹動他疏朗花白的頭發,他在沉思中低語“中國的生態經濟學是到了該創立的時候了!”。他在《森林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中,提出“森林對于人的作用,絕不僅僅在于提供木材?!薄拔覀儽仨毚舐暭埠?,使人們對森林的認識從狹小的圈子里解放出來。不僅要看到木材,還要看到森林?!?/span>

20190807-10.jpg

  圖:1977年秋在山東泰安召開《政治經濟學詞典》座談會,許滌新同志(前排右起第三)與部分與會同志合影

  他希望社會主義的中國是一個山青野碧,泉甘水美,工農繁榮,水潔空凈的發達國家,在經濟發展的同時,要認識到森林、湖泊、河流的作用。在他的著作《生態經濟學探索》中,他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認為中國能夠在保持經濟發展的同時,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中國不能走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彎路,而要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生態環境經濟發展道路。

  在復旦的三年

  1949年,時年43歲的許滌新隨陳毅的部隊來到百廢待興的上海,任財經接管委員會副主任參加接管和建設經濟的工作,同時兼任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同時在49年10月,為了培養上海財經理論干部,許滌新與陳望道老校長一同倡議成立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他親自任所長兼教師。

  在工作上,他嚴以律己,寬以待人。治學上,他嚴謹認真,在繁重的黨政工作中親自兼課講授政治經濟學和資本論。從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畢業的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徐新吾在他的著作中回憶道:“我是該所的研究生之一,與同學們一起對許師的精辟講學和諄諄教誨受益良多?!?/span>

20190807-11.jpg

圖:文革后的五一勞動節許滌新(左二)約了舊日紅巖幾位同志,去西花廳探望鄧穎超,在周總理辦公室前合影

  如今再看許滌新老先生的當年的授課講義,雖然紙張早已發黃,字跡也有些模糊,但我們依然可以透過娟秀的筆觸穿越60年的光陰回憶還原出當年課堂的模樣。那堂課的主題是“目前新中國的財經狀況”,他一手握著粉筆,一手拿著講義書卷,時不時在黑板筆力遒勁地寫上一兩個關鍵詞,又時不時停下語句等一等同學手中停不下來的筆。他的語調總是那么謙和,但卻目光如炬閃耀著理想和信仰的光芒,他授課的邏輯清晰明確,從東三省到華北再到上海、重慶,從輕重工業到農業、商業,最后講到新中國的財政,一幅完整的中國經濟畫卷就在渴求知識的同學眼前展開。

20190807-12.jpg

圖:許滌新同志(右)與廖承志(中間)的合影

  在許滌新看來,經濟領域的理論與實踐兩者相輔相成。他不僅要求研究生認真學通《資本論》的理論知識,還引導組織他們開展社會經濟調查研究,提高分析和解決經濟問題的實際能力。他將44名研究生分成12個小組,調查了當時上海的棉紡織染工業的20個機關部門和12家典型工廠,調研結束后,學生們撰寫了上海棉紡織染工業總結報告和12家典型工廠調查報告。實踐活動讓學生對知識活學活用的同時提升了社會經濟調查的能力,還為上海市政府部門提供了恢復和發展棉紡織染工業的決策依據。

20190807-13.jpg

圖:1981年4月許滌新(左四)第二次訪英在馬克思墓前合影

  在他的教學和督促下,復旦大學培養出了新中國的第一屆87名經濟學研究生,為新中國的經濟建設事業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人才基礎。在他培養出的三屆研究生中,涌現出洪文達、蔣家俊、潘紀一、宋海文等著名學者和教授。他嚴謹認真的教學理念在復旦薪火相傳,為復旦的星空增加了無數閃耀的恒星,他的經濟思想如同航夜明燈,指引著中國人民大踏步向前走去,走得更加穩健,更加虎虎生風。

20190807-14.jpg

圖:1982年5月許滌新同志(左)率經濟代表團訪問加拿大與陶大鏞合影

  周恩來總理曾對許滌新這樣評價:“潮汕為中國革命貢獻了兩個經濟人才,一個是理論的許滌新,一個是實踐的莊世平?!?/span>

20190807-15.jpg

圖:全國第三次《資本論》學術論壇會于1985年12月8日在鄭州召開,許滌新同志(右二)主持會議并作學術報告

  1952年9月,許滌新調往北京工作,他雖然只在上海與復旦大學待了不過三年,但是他對于上海經濟的恢復,復旦大學經濟學院系建設的貢獻確實是不可估量的。他的知識、精神和理想永遠為這片土地所銘記,復旦的菁菁校園也不會忘卻他為中國經濟思索憂慮而來回踱步的身影。

20190807-16.jpg

圖:許滌新在北京南沙溝宿舍工作室,攝于1985年冬

20190807-17.jpg

圖:許滌新(右)先生參加會議

  最后的那些歲月

  歲月悠悠,時光荏苒。許滌新先生已經離開我們三十一年,但在他的書房中,那張寬闊的書桌依然布置得還是當年主人離去的模樣。我們漫步在復旦校園尋找著他的足跡,在檔案館打開塵封的案卷,翻閱著他的課程筆記,還原他給我們留下的記憶。

  許滌新進入耄耋之年仍然夜以繼日地工作。他的著作都是嚴格按照計劃寫出來的。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間,工作雖然非常繁忙,但他仍然寫出了上百萬字卷帙浩繁的著作。

  在他生命最后的那些歲月,雖已重病纏身,但他依然堅守馬克思主義信仰,為他所熱愛的祖國奉獻最后一份力?;貞浲?,他去世前兩個月的1987年12月,他仍念念不忘生態經濟學,邀請有關的同志到家里座談。他說:“要重視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態經濟理論的研究,這是馬克思來不及解決的問題”。又說“要發展馬克思主義,走出一條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路子”。這句刻骨銘心的叮囑,他把自己致力建設了一生的中國經濟,這份未籌的壯志,一個光榮而神圣的使命也被傳遞給了下一代的年輕才俊。

  1988年1月,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個月里,他已經無法下床,病痛使他不時低聲呻吟,但他仍以頑強的毅力與死神賽跑,堅持做完生命中最后四件事情。一是將為胡子昂先生回憶錄所寫序言修改定稿;二是積極推動黨組織確認“中國經濟事業協進會”的革命歷史;三是囑咐所編書籍的出版社盡快修改過時條目,準備再版;四是為《新華日報》創刊五十周年撰寫回憶錄。

  做完這四件事,許滌新身體再難支撐。1988年2月8日凌晨,許老在家人的陪伴之下,安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終年82歲。國務院總理李鵬等親向其遺體告別,中央黨政軍等方面的負責人鄧小平、彭真等均獻了花圈。

  如今我們再念許滌新先生,就如他的妻子方卓芬在《回憶許滌新》中所寫“他的聲音在我們耳邊回蕩。他的背影在我們眼前冉冉升起。背后留著一串深深的長長的足印——探索者的足印”。

20190807-18.jpg

圖:許滌新與夫人方卓芬合影

20190807-19.jpg

圖:許滌新夫人方卓芬著《回憶許滌新》

  本文根據許滌新本人回憶錄、他的妻子方卓芬的回憶錄、復旦大學檔案館檔案、講述許滌新生平事跡的有關文章和論文等寫作而成。許滌新,1988年2月在北京逝世,1949年-1951年任復旦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建國后歷任華東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秘書長,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國務院第八辦公室副主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副院長、顧問,民建第三、四屆中央副主席。) 

野花手机在线观看视频_野花视频手机在线观看免费_野花社区最新免费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