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社科院經濟所所史網站
您目前的位置:本網首頁>所之名家
吳承明

吳承明(1917—2011)

內容字號調整:      文字顏色:      打印內容      瀏覽次數:2015

吳承明,男,1917年1月生于河北灤縣,1958年起兼任經濟所研究員,1977年正式進入經濟所工作。


吳承明幼年受傳統私塾教育,少年就讀于新式理工學校,青年時期,懷抱救國理想,先后求學于清華理學院、經濟系和北大歷史系。后赴美深造,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曾兼任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東吳大學教授、南開大學教授、日本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外籍研究員、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人文學部客座教授。曾任中國經濟史學會會長、中國國史學會理事、中國投資史研究會名譽理事長。


吳承明先生學貫中西,融通古今。他的研究,不囿于斷代之限,從近代到明清,甚至宋代,注重長時段考察;考察角度從經濟范圍內的生產、流通、市場到非經濟因素的社會結構、制度變遷、思想文化等方面,強調整體觀;注重歷史的實證分析,主張一切經濟學理論都應視為方法論。數十年致力于中國經濟史研究,取得了杰出成就,樹立了經濟理論和歷史實踐相結合的研究典范。


他與許滌新先生共同主編的《中國資本主義發展史》三卷本巨著,被視為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全書注重生產力和流通,凡是能計量的盡可能作了計量分析,制作了487張統計圖表,在當時的史學著作中是很罕見的。其中吳先生對近代中國資本集成、近代中國工農業和交通運輸業總產值以及近代中國國內市場商品量所作的估算,多年來被中外學者廣泛引用、評介。而他也一直不斷對其中一些數據進行修正?!吨袊Y本主義發展史》被認為是“填補空白”之作和“國內外引用率最高的中國經濟史著作之一”。先后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優秀學術成果獎”、“孫冶方經濟科學獎”、“郭沫若中國歷史學獎”。


他的市場史研究,開啟了中國經濟史研究的新思路。20世紀80年代初學者多還注重生產輕視流通時,他就已著手研究市場問題了,連續發表了《論明代國內市場和商人資本》、《論清代前期我國國內市場》、《論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內市場》等。這三篇文章尤其是清代市場一文,頗受海內外學界關注。清代市場,對糧、棉、布、絲、綢、茶、鹽等商品量進行了估算,得出糧食、工業品、經濟作物的流通圖,表明鴉片戰爭前的市場結構是一種以糧食為基礎、以布及鹽為主要對象的小生產者之間交換的模式。1983年因“論清代市場的文章在研究方法上有‘突破’”,受A. Feuerwerker教授邀請吳先生參加了洛克菲勒基金會在意大利召開的中國經濟史研討會,在會上他提出了“史無定法”的觀點。1986年法國漢學家M.Cartier(賈永吉)將這三篇市場論文摘要寫了一篇《吳承明的國內市場形成觀》,發表在1985年11-12月號的《年鑒》(Annals,économies Sociétiés Civilisations)上,其中特別提到清代市場一篇的“新觀點”。


他在中國現代化的研究中,重視傳統經濟內部的積極、能動的因素。他認為我國小農經濟在食物供給、資源轉移、農產品商品化、勞動力供給等方面都對近代工業化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爸袊墓I化應當走與傳統產業協調發展的道路,不能一舉而代之?!敝赋鲋袊鴤鹘y農業與現代化經濟并存的二元經濟現象到新中國成立90年代還存在。中國的小農經濟是多元生產結構,有自行調節資源配置的功能,前人很少注意。


他把實現市場經濟作為經濟現代化的標志。在《16-17世紀的中國市場》、《18世紀與20世紀上葉的中國市場》研究中,他采用了“斯密動力”的理論,認為用市場和價格的演變來考察經濟興衰有很大的優越性。而用這種方法來考察近代中國的工業化和現代化過程,有同樣的優越性。他把明代嘉靖、萬歷時期徽商、晉商等大商幫的興起視為“中國市場經濟的萌芽”,連同當時出現的工場手工業和散工制,并結合陸續出現的財政、貨幣白銀化,租佃、雇工制度的改進,社會結構的變遷,以及17世紀的啟蒙思潮,作為現代化的因素。


他十分重視歷史觀和方法論研究。他認為,經濟史首先是史,史料考證和文本詮釋最為重要。但理解歷史還需要歷史觀,需要理性思維和判斷。他說一切變遷,在最高層次上都要受文化思想的“制衡”。他考察了先秦、兩漢以來歷代史學和主要思想家的歷史觀,認為雖有不同流派,而司馬遷“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歷史觀始終占主導地位。這種天人相通,社會和諧、古今通變的歷史觀是非常高明的;而把根本的“變”理解為“相對對立面轉化”,恐怕只有司馬遷、黑格爾、馬克思三人。在研究方法上他主張“史無定法”,認為在歷史研究中,“就方法論而言,有新、老學派之分,但無高下、優劣之別”。他認為任何偉大的經濟學說,在歷史的長河中都會變成經濟分析的一種方法,是研究經濟史的方法,而不是推導歷史的模式。他提出“在經濟史研究中,一切經濟學理論都應視為方法論”;“經濟史應當成為經濟學的源,而不是它的流”。


吳承明先生深受傳統文化熏陶和西方教育的影響。性格謙和、豁達,思維敏銳、活躍,為人樂觀、通達,待人周到、寬厚,對學問兼容并蓄,提倡“多元并存”。耄耋之年依然研讀后現代理論、存在主義、結構主義、交往理論、詮釋學等;84歲撰寫專著《經濟史:歷史觀和方法論》;深諳格律,90高齡續寫詩文集《濯足偶談》(三),評析楚辭、唐詩、宋詞,以詩證史。求知不懈,筆耕不輟。被譽為“經濟學不老人”。


2011年7月,吳承明先生在北京去世,享年94歲。

——蘇金花撰

(轉引自《經濟所人文庫——吳承明卷》)

<
>
野花手机在线观看视频_野花视频手机在线观看免费_野花社区最新免费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