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社科院經濟所所史網站
您目前的位置:本網首頁>所之名家
宓汝成

宓汝成(1924—2015)

內容字號調整:      文字顏色:      打印內容      瀏覽次數:2329

宓汝成,男,1924年1月27日生于浙江慈溪,1953年進入經濟所工作。


1941年4月,宓汝成在奉化溪口武嶺學校(中學部)讀書。因日軍侵略,家鄉淪陷,轉內地求學。最初于金華戰區學生班學習,1942年經福建省教育廳分配入省立福州高級中學。1944年冬,投筆從戎入伍于青年遠征軍,當炮兵。日本投降后,棄武習文,于1946年初復員退伍。1946年考入當年北平私立燕京大學新聞系,冬季轉學至國立北京大學政治系,專業為國際關系。畢業后于1950年秋考入北京大學研究生部經濟學部,專攻中國近代經濟史。1953年2月,在學系調整中由教育部分配到中國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工作(1977年起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從實習研究員到研究員;1984年起,任研究生院經濟系教授;1986年,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通過為博士生導師。同年當選中國經濟史學會首屆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會首屆常務理事兼秘書長等職。1987年退休后,接受經濟所回聘繼續工作了十年。2010年入選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宓汝成從事中國近代經濟史的研究60余年,主攻中外經濟關系,尤以中國鐵路史研究和外債史研究蜚聲中外。除了前往美國、意大利、日本和比利時等國參加國際經濟史學會的一些會議和少數的學術活動,大多精力都放在了科研和著述的工作上。他獨立編輯的有《中國近代鐵路史資料(1863~1911)》(三冊,中華書局,1963年,1977年再版,臺灣有翻印本)、《中華民國鐵路史資料(1912~1949)》(一冊,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專著《帝國主義與中國鐵路(1847~1949)》(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2007年再版;日譯本,1987年)、《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綜述》(天津教育出版社,1989年),主編《清代全史》10卷本中的第8卷(遼寧人民出版社,1993年),參與編撰的有《中國近代經濟史統計資料選輯·鐵路部分》(科學出版社,1955年;有俄譯本)、《中國近代經濟史(1840~1894)》(上下冊,人民出版社,1989年)、《中國近代經濟史(1895~1927)》(三冊,人民出版社,2000年)等,參加翻譯的有《蘇聯工業配置概論》(科學出版社,1955年)、《南斯拉夫合作制度》(1961年)?!跺等瓿杉罚ㄖ袊鐣茖W出版社,2008年)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者文選”之一,收錄代表作文章15篇,共分成兩類:一類是關于社會經濟史的,另一類是專論部門經濟史、鐵路發展及其營運史的。宓汝成參與編撰的著作獲得不少獎項,1990年獲孫冶方經濟科學獎、1991年獲吳玉章社會科學獎、1993年獲中國社會科學院優秀成果獎一等獎、1999年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獎一等獎(首次) 。


他的著作《帝國主義與中國鐵路 1847—1949》,以五十萬字的篇幅,“試圖探索帝國主義侵略、壓迫中國和中國社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化在中國近代鐵路史上,究竟有什么表現,怎么表現的;鐵路運輸在此起過什么作用,怎樣起作用的?!卞等瓿稍陂L期搜集整理和研究中國近代史鐵路史史料的基礎上,提出了對中國近代經濟史上這一至關重要的課題,同時運用大量的歷史資料,進行深入的探索和研究。此書深刻揭露了帝國主義侵略中國鐵路的歷史過程的客觀規律以及對中國社會經濟政治等方面廣泛而復雜的影響。揭露如此復雜深刻的命題需要長期的學術積累和研究,宓汝成為此書的出版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心血。這一作品的誕生,也是1949年以來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的一個寶貴成果。


除了中國鐵路史,他在中國近代外債史方面也多有建樹。20世紀80年代初,因外交部和財政部的邀請,宓汝成參與解決處理舊中國外債問題有七八年之久,提出《處理舊中國外債的建議》。由此宓汝成對中國外債史興趣更濃,孕育出《中國外債史:1840—1949》的主題,可惜2010年他突罹腦溢血,臥病在床。但仍念念不忘已經打磨十年、幾近完成的著作。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不忍宓汝成心血結晶就此付諸東流,特拜托他的高足鄭起東將其整理,以期將來出版,完成他和讀者們的心愿。此書的研究其一是對近代中國外債史的政治和經濟的綜合研究;其二是對近代中國外債史研究的定量分析;其三是對近代中國外債史整體思維和辯證思維的結合。此書在整體思維中又體現了辯證思維。宓汝成指出:“中國外債,就其總體論,是帝國主義列強干預中國內政的一種方式或奴役中國的一種工具,而就每一筆論,則有待深入、細致分析,才能如實地揭示其固有的性質?!贝藭且赃@種辯證思維研究近代中國外債的。對每一筆外債的動因、成債過程、債款去向、償債情況,都進行了詳盡透徹的精準描述,對其性質的分析都入木三分,合情合理。


可惜天不假年,宓汝成于2015年離世,享年91歲。但是相信他的著作必會流傳后世,既能滿足廣大讀者作查詢工具的要求,也能適應研究工作者的需要,從而為中國近代史研究做出應有的貢獻。

——倪詩妝撰

(轉引自《經濟所人文庫——宓汝成卷》)

<
>
野花手机在线观看视频_野花视频手机在线观看免费_野花社区最新免费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